您好,欢迎来到濮阳文明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习近平在南非媒体发表署名文章
[习近平在南非媒体发表署名文章][市委七届七次全会暨市委工作会议召开]更多头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建设

台前:百忍堂与百忍文化
发表时间:2018-07-23   来源:濮阳文明网   字体: [][ ][ ]   [打印] [关闭]

  百忍堂与百忍文化并非同一概念,前者为物质的存在,而后者在很大程度上属于精神的范畴。百忍,作为一个文化佳谈,鞅掌故事,最早见于《旧唐书·卷一八八·张公艺传》,节录原文为:“郓州寿张人张公艺九代同居……麟德中,高宗有事泰山,路过郓州,亲幸其家,问其义由。其人请纸笔,但书百余‘忍’字。高宗为之流涕,赐以缣帛。”古籍所载史事发生在今濮阳市台前县,至今遗迹犹存,故事广泛流传,并由此衍生了“百忍”一词和成就了百忍文化,成为历千年而不衰的一种坚韧与情怀。

  “忍”字,始见于《尚书·汤诰》,后世综合为“忍文化”。百忍,是忍文化的发展与升华,是一个更高的境界。

  百忍堂是百忍文化的源头

  应当说,百忍堂与百忍文化之间,既有源与流的关系,又有点和面的依连,同时也有相互依存,互为源头的特质。

  广义上的百忍堂是中华张姓的著名堂号,是源于古寿张一带的张姓一支为有别于其他同姓族系,清晰区分家族支脉流派,保证准确的祖先祭拜的有限集体记忆,是他们遴选本支系始祖较为辉煌的光点或具有启迪效应的传说与史实(一般多为后者),高度总结为某一标志性徽帜的文化认同。这种文化认同往往走出原发地,在很大范围内不止一处。具体来说,百忍堂是张姓寿张支系祭祀怀念祖先,制定族内规范,教育训诫子孙的最具敬畏心境的场所。最初的百忍堂位于郓州寿张县古贤村(今濮阳市台前县桥北张村),是唐代以前固有的(堂号不明),而在唐代早期勃兴的张姓祠堂中的主题文化载体或主体建筑,百忍堂三字可能是较高大建筑檐部或厅堂匾额上的题字。至于最早为何人题写,尚难考证。

  百忍堂的由来起源于一个很能发人深思的故事。1360多年以前,在当朝天子与平民黎庶的言谈之间,寻常巷陌与黄罗仪仗的交织之中,演绎了一段心灵碰撞的不朽传奇。

  公元665年12月12日(即唐高宗麟德二年农历十月丁卯),唐高宗李治和皇后武则天要到泰山封禅,从东都洛阳出发,浩浩荡荡,逶迤东进。据《唐会要》《册府元龟》等文献记载,这是历史上最为隆重的一次封禅大典,其规模远远超过了千古一帝秦始皇的祭泰山。当时,随从众多,文臣武将、兵士和仪仗,绵延百里,沿途郊野布满了文武官员们居住的帷幕和兵士们居住的营帐。突厥、于阗、波斯(今伊朗)、天竺(今印度),以及倭国(今日本)、新罗、百济、高丽(朝鲜半岛)等国的藩王和少数民族首领,参加了这次盛大的封禅活动。

  这支队伍行走了将近两个月才到达齐州,就是现在的济南市。他们在济南游玩了10天,于大年三十当天向泰山进发,于正月初二到达泰山脚下的岱庙,从而开始了一系列隆重祭拜泰山的活动。这一天是阳历的666年2月11日。

  这次祭拜活动的时间,正好是在我国最重要传统节日春节期间,活动内容十分丰富。在盛大的宴席上,高宗皇帝还发表了演讲,其他诸如建立道观僧寺、泰山上下祭坛命名等,史书上不乏记述。元封元年正月二十日(666年3月1日)唐高宗李治和皇后武则天一行离开泰山,踏上返回东都洛阳的归程。

  百忍文化就在这场极为隆重的皇家祭拜活动中诞生了。在中国文化史上,此前还没有“百忍”这个概念,没有“百忍”这一名词。

  皇上这次在前往泰山封禅的途中,发生了一次帝王与平民在治国与理家方面的对话与活动。这种现象在历史上是很少见的,后世总结为“唐王访贤”。如前所述,自从“(张)公艺请纸笔,但于纸上书百余‘忍’字”始,百忍故事就在君臣之间深沉地开始了。嗣后,随着唐王“流涕”的泪痕,百忍文化便滥觞开来。唐高宗回銮以后,为张家题写了“百忍义门”。张家的厅堂大约在此时开始有了御赐百忍堂的堂号。

  其实,从文献上看,朝廷为寿张张家题字,并不是从唐高宗开始,只不过没有“百忍”的文化冠名罢了。早在北齐时文宣皇帝高洋就曾经为其题写了“雍睦海宗”的匾额。此后,隋文帝杨坚写了“孝友可师”、唐太宗李世民写了“义和广堂”。从高洋到唐高宗李治经历了5个朝代110多年,而百忍堂的出现当在“唐王访贤”之后不久。

  百忍堂为“百忍”故事的传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逐渐演绎形成了百忍文化,百忍堂是“百忍”故事的载体。反过来讲,如果我们把张公艺在唐高宗及其众多臣僚和番王面前书写了一百多个“忍”字的史事,视为百忍文化发端,后来催生了百忍堂的物质存在与扩大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认为百忍堂是百忍文化源头的物质标识,是百忍文化源头的徽章。或者可以想象,传说中的寿张张家“鸡犬都按规矩吃食,缺一只鸡狗未到,其他鸡狗都等待不食”的骇俗现象,应当是张家“一日三餐,鸣鼓会食,内外礼让,上下仁和”的夸张与衍生,而唐高宗赠梨的故事或者有其史影。

  至于“唐王访贤”旧事,是发生在唐高宗泰山封禅之前还是之后,文献皆有记述,笔者认为在封禅之前去时的路上较为合理。

  一千多年前,位于今濮阳市台前县桥北张村的百忍堂是中国最早的本支系张姓庙堂,也是本支系张姓堂号的起源地。而后,随着子孙繁蕃,各地迁徙,他们带着对祖先的思念,对故土的眷恋,迁居四面八方,待条件成熟,择时修筑祠堂,依旧冠以百忍堂为堂号。于是,伴随日月盈昃,寒来暑往,全国各地渐次出现不同形式、不同环境,但主题文化相类同的家庙,亦即祠堂。

  以百忍堂为堂号的张姓其祖根在濮阳台前,其精神向往在桥北张村。

  百忍文化是忍文化的递进与升华

  忍文化是儒文化的核心所系,佛文化的精髓所依,道文化的风骨所寄。百忍文化发端于唐,肇始于台前县,根在张氏家族的张公艺支系,源在百忍堂。

  多少年来,忍文化始终伴随着人们的生活与行为,孵生出诸如“小不忍则乱大谋”“心字头上一把刀,忍为上”“能忍者自安”“是可忍,孰不可忍”“忍一时海阔天空”“忍痛割爱”“忍辱负重”“忍尤攘诟”“忍俊不禁”“贤而能下,刚而能忍”“不忍不耐,好事变坏”“莫之大祸,起于不忍”“六度万行,忍为第一”等俗语、佛语和成语,不少的是言简意赅,富含哲理,开人心智。在历史长河中,由于践行忍文化的要义而成大事者有之,凭一股血气而不忍,终于铸成悔恨难返者亦有之。“难得糊涂”是忍,“吃亏是福”是忍,“急流勇退”是忍,“韬光养晦”也是忍。诸葛亮躬耕垄亩、以待时变,是忍,关公的贩席冀州、刮骨疗毒,也是忍。有“鲲鹏欲展凌云翅”之忍,也有“光棍不吃眼前亏”之忍;有难忍之忍,也有可忍之忍;有忍人之不能忍,也有忍人之不屑忍。平民能忍,邻里和顺;圣人能忍,天下归心!将相能忍,朝堂受尊;帝王难忍,社稷长存。忍心、忍耐、忍辱、忍痛、忍受、忍让、忍屈含垢、忍气吞声、忍无可忍、能忍千般苦方是人上人等等,警句名言,不一而足。

  历代的大儒、高僧、高士都对忍文化有极高的评价,许多贤达先哲都是忍文化的践行着,并不断完善、升华,渐入佳境,不断提升忍文化的层次与高度。忍,是一种境界,是一种品行,是一种修养,是一种定力。人的许多智慧、许多成功、许多风流才子、许多千秋大业,都是来源和成功于一个千古不朽的大字——忍!

  忍一忍,难!一忍再忍,更难!百忍,则难上加难!

  唐代以前,虽然还没有“百忍”的提法,但是百忍文化已经在潜移默化中酝酿和萌生,不少圣贤都在亲身砥砺,默默奉行。

  周文王没有“囚困羑里”前后的百忍,就没有拘而演周易;孔子没有“冷落冬祭”“困匡蒲”“厄陈蔡”的百忍,就没有万岁《春秋》;晋文公没有“退避三舍”期间的百忍,很难有以少胜多的大破楚师;韩信没有“胯下之辱”仰俯之间的百忍,很难有后来的登台挂帅;张良没有“桥下拾履”反复受辱的百忍,不承想能功成名就,封侯拜相;太史公没有“宫刑大辱”终生难忘的百忍,也难著成《史记》,著史家之绝唱。反之,庞涓能百忍,怎么会兵败马陵?项羽能百忍,怎么会自刎乌江?周瑜能百忍,怎么会横尸柴桑?吕布能百忍,怎么会命丧白门?诸如此例,举不胜举。

  君子能忍成大业,英雄平生谁无忍?

  百忍文化发展到了今天,依旧是那么珍贵,那么引人追求,而且具有更多更广泛的现实意义。对父母、对兄弟、对朋友、对夫妻,为人处世、待人接物,时时牢记一个“忍”字,践行忍文化,成为有志向者的品道修为与矻矻追求。百忍文化的深邃博大,不断给人以警示,给人以启迪。俗话说:“忍百忍者,百福之源。”赵朴初先生在92岁时写了一首《忍字诀》,他自我总结说:我之所以能够长寿,关键的一个字,就是能“忍”!

  我们知道,忍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百忍文化是忍文化新的境界,更高的要求,高难度的修为。我们在百忍堂汇聚,虔诚地缅怀古贤,追思先哲们的品格,就是要弘扬百忍文化,建设和谐社会,为实现中华传统文化的新跨越、新高度、新境界,为促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濮阳早报 史国强)

濮阳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电话:0393-6666867  传真:0393-6666869   邮箱:hnpywmb@163.com
豫ICP备案号(豫ICP备05022042)豫新备200605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豫)字第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