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濮阳文明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宣言:改革开放天地宽
[宣言:改革开放天地宽][【文明视点】看今日少年有德 期明日文明中国]更多头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建设

宋词,一阙清丽的诗行
发表时间:2018-08-13   来源:濮阳文明网   字体: [][ ][ ]   [打印] [关闭]

  在华夏文明的历史长廊,悬挂着几颗璀璨夺目的明珠。如果说唐朝在历史上是一幕精彩的大戏,是最亮的那颗明珠,那么宋词就是历史画卷上一阙清丽的诗行,是最唯美的那颗明珠,用它的豪放,用它的婉约,用它的柔美在历史的晴空绽放着光芒,熠熠生辉。

  宋词的多元正如我们生命的本身,丰盈与孤独,喜悦与感伤各斯其美。宋词既有花间词晚照的唯美,又有金戈铁马的气势磅礴。

  “词”并非始于宋代,却在宋代绽放出最夺目的光彩 。宋词中浅吟低唱的柔美,大江东去的豪放,柔肠粉泪的婉约,家国愁思的志向与宋代的文化品质浑然天成。

  在唐诗演变成宋词的过程中,南唐李后主李煜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李后主的风花雪月和他的亡国愁思,把唐诗的精髓引入到宋词的密码。从五代词开始,宋词就已经渐渐萌动成一朵花的绽放,一朵云的清幽,用最靓丽的姿态,在历史的素笺描摹成一阙清丽的诗行。

  “庭院深深深几许”。相信,许多人初识这句宋词,都是源于琼瑶的影视剧。其实,这首词的作者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欧阳修的《醉翁亭记》脍炙人口,是中学教材中的经典,相信世人多能成诵。

  他的这首《蝶恋花》却鲜为人知。“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这首词描写了闺中少妇的伤春之情。上阙写少妇深闺寂寞,阻隔重重,想见意中人而不得;下阙写美人迟暮,盼意中人回归而不得,女子幽恨怨愤之情在字里行间,一一彰显。

  《蝶恋花》的精妙不在于情感的宣泄,而在于 “庭院深深深几许”一句中叠词的巧用,三个“深”字的运用,把古代庭院一进,又一进的布局,在建筑文化中的经典美,彰显给读者以清晰的画面感,堪称欧词之典范,宋词之精华。

  从曼妙如画的宋词中走过,我们总也绕不过集豪迈、深情、喜气、忧伤于一身的苏东坡。苏东坡是敢于活出自己的人,他是北宋著名的文学家、书法家、画家,是文坛翘楚。苏东坡的一生是用情至深的一生,于人、于事、于国、于家、于文、于艺,每一份深情都用到了极致。他的深情融入了他的诗词,他的书画。

  闻名于世的《寒食帖》记录了苏轼仕途不济,心情低落时的感伤。那一首闻名遐迩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却是苏东坡化蝶后的重生。“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读着这首气势磅礴的宋词,你会觉得苏轼不是走在宋朝,而是走在三国。他忘了当下的伤害和悲怆。走在黄州的赤壁,他在当年硝烟滚滚的战场,在历史的回顾中重生。从此难过、辛苦、悲惨的苏轼亡,绵中裹铁、豁达有趣的苏东坡生。

  宋词多以抒情婉约著名。宋词中若以婉约至胜,非李清照莫属。李清照是历史文化长河中行走的奇女子,更是宋朝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这首《如梦令》字里行间透着她年少时的俏皮。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一剪梅》词词含情,字字珠玑,道不尽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声声慢》一词中,“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七个连句,是她心情落寞时的一路堆叠,是她国破家亡,丈夫去世后,一个人孤独茫然的诠释。

  李清照诗词的唯美是无可替代的,她从女性的角度出发,用年轻时的娇美,寂寞深闺的愁丝,国破夫亡后的落寞,用她独有的含蓄委婉为宋词文化增添了一抹抹绮丽的色彩。

  行走在繁琐的尘世,让我们且温一壶淡茶,听一阙宋词中那些美得让人心醉的清丽诗行,让那些遥远又温暖的佳句,用它的柔美和豪放唤醒我们因日常的繁琐,而变得冗重的诗心。(濮阳早报 李素玲)

濮阳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电话:0393-6666867  传真:0393-6666869   邮箱:hnpywmb@163.com
豫ICP备案号(豫ICP备05022042)豫新备200605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豫)字第0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