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濮阳文明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隆重举行 习近平颁授勋章奖章并发表重要讲话
[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隆重举行 习近平颁授勋章奖章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在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全球服务贸易峰会上致辞]更多头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建设

文化南乐:古槐树·梦依稀
发表时间:2020-09-08   来源:濮阳文明网   字体: [][ ][ ]   [打印] [关闭]

  县城西街谷家街路西一个深深的胡同底,曾是我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据我家族谱记载,清同治四年(公元1865年),我的高祖带着四个儿子从本县杨村乡白拐村迁到南乐县城定居,以买卖草辫为业。据我爷爷回忆,我高祖刚迁到这里时,老槐树就在。后来,这棵古槐曾被雷击,枝叶全枯,爷爷说不吉利,本想刨掉,我奶奶拦住他说看过年还发(活)不,先别刨。第二年,老槐树真的发出新芽、抽出新枝,一家人喜出望外。

  我上小学的时候比较调皮,常用绳子在树枝间拉起一张网,躺在上面看书,很是惬意。那时候,老槐树的树干是空的,我用的笔不知道掉进树洞里多少次。

  每到连阴天,老槐树的根部就会长出一到两个蘑菇状的东西来,母亲说它叫槐肉。奶奶和母亲时常去树底下看它们长得怎么样,有时还在周围洒水,让我很是不解。

  大概过去一两个月,槐肉由白色变成黄色,再变成红色,最后成了紫黑色,奶奶和母亲就小心翼翼地从树根那里掰下槐肉,用一块布包好,再放到一个小箱子里储存起来。过了六七天,她们就打开箱子,把槐肉分成枣子大小的块,装在事先准备的蜡封里扣好,再把这些蜡丸放在小箱子里。不时有一些女人带着礼品来到我家,奶奶和母亲就打开箱子,取出一丸槐肉交给她们。后来我才知道,槐肉是治疗一些妇科疾病的良药。

  上世纪60年代,我已经上高小,那时家里穷,连作业本都买不起。父亲就站在屋顶上,用铁条弯成一个钩,把老槐树上没有开的槐花(槐米)拧下来。我站在树下把它们收在一起,在过道里铺一张大塑料布把槐米晒干,卖到西大街路北的医药公司,赚几元钱。

  等到过了霜降,树叶落了一院子,树上就只剩下一串串槐豆角了。父亲会拿个锄,站在板凳上用锄钩住树枝使劲摇晃,满树的槐豆角就落了。把它们放在一口盛满水的缸里,等表皮泡烂,就用一根木棍或叉子在缸里用力搅动,豆籽就沉淀在缸底,豆皮漂浮在水面。滤掉豆皮,捞出豆籽,再用清水泡几天,就可以下锅煮了。

  听奶奶说,以前遇到灾荒年,我家就靠槐树生活,蒸槐叶、煮槐豆是我们的家传菜。把洗净的槐豆泡上一天一夜,用大火煮沸一个小时,再加葱、姜、蒜、盐和一些胡萝卜片后用小火煨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出锅时喷上醋,盛盘后淋上香油,吃上去咸咸的、酸酸的、黏黏的,至今想起来口中还会流口水。美味当然不能独享,每一次把槐豆做好后,我母亲就给要好的街坊邻居送去一盘,让大家都尝尝。

  2014年,县里进行老城改造,我给有关部门写了封信,请求将我家的古槐树保留下来。县里和村委会同意了我的请求,为了不伤害到老槐树,我家的楼房和院落是最后才拆除的。

  老槐树的故事还有很多,传得也很远。前年中秋,客居安阳的一位诗友还特意让我带他去看一下这棵老槐树。原来的谷家街没有了,我家的小院也没有了,唯独那棵饱经沧桑的古槐依然挺立在楼宇之间,好像在向人们诉说着什么。(谷萃健 

濮阳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电话:0393-6666867  传真:0393-6666869   邮箱:hnpywmb@163.com
豫ICP备案号(豫ICP备05022042)豫新备200605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豫)字第085号